回家

(2018年周以德、张萌杰编剧的小品)

编辑 锁定 讨论
《回家》是由赵恺、方芳导演,周以德、张萌杰编剧,方芳张晨光王姬杜宁林狄志杰等演出的小品,于2018年2月15日在《2018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播出 [1] 
该小品讲述了一个中国台湾三口之家回中国大陆探亲的故事 [2]  。该小品也是央视春晚舞台上首次由台湾演员与大陆演员合作的小品 [3] 
中文名
回家
导    演
赵恺、方芳
编    剧
周以德、张萌杰
主    演
方芳、张晨光、王姬、杜宁林等
小品时长
14分53秒
演出场合
2018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
首播时间
2018年2月15日
播出平台
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

回家创作背景

编辑
2017年,方芳、张晨光在《金秋相声大联欢》共同表演了一段相声《学戏曲》,引起了2018年央视春晚导演组的注意。两周后,方芳对张晨光表示他们有机会上春晚,张晨光便答应了。方芳觉得如果要上春晚,需要给她一点时间,她觉得上春晚并不为了求名,不求利,只是希望在春晚上传递一些寓教于乐的信息。
《回家》这个小品的故事原型就是方芳本人的真实家庭经历。方芳是看到了她父亲想要回到他自己的老家才想出这个小品的立意来;而张晨光的祖籍是山东潍坊,他父亲最后一个愿望就是要回故乡,但这个愿望没有实现,这使张晨光感觉到非常遗憾。根据两人的真实经历,2017年方芳执笔创作了该小品的剧本,她希望通过这个作品弥补父辈未能完成的遗憾 [3] 

回家作品剧本

编辑
【台词】根据2018年央视春晚该节目的字幕版版本的字幕进行整理,请从左至右阅读。
张晨光:观众朋友,大家过年好!
观众:好!
张晨光:张晨光携一家老小,在这给您拜年了!我一家,唉,老婆呢。阿芳,能不能快一点,不知我回家归心似箭吗?
阿芳:我当然知道你回家归心似箭了,但是你两手空空,身轻如燕。(阿芳两手拿着东西)我拿这么多东西,我也走不快。
张晨光:老家什么都有,而且不用带现金,一支手机就搞定了。叫你不要买,你买那么多干什么。
阿芳:你在那里讲什么,你是经常回来,我是第一次回泰安。我们中国人的习俗,回家过年空手像话吗,更何况礼多人不怪。
张晨光:那你拿那么多,你不会叫念中给你拿吗?
阿芳:那你看他还拿得下吗。阿中,不能快一点,不知道你爸爸回家归心似箭。
阿中:(推两个行李箱,拿好多东西)来了,来了。
张晨光:你们这是在搬家。
阿中:妈,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
张晨光:好了,别说那么多了,走了。
阿芳:帮忙拿一点。
张晨光:你买的你拿,我带的我拿。
阿芳:(阿中拿两样礼品在阿芳面前晃荡一下)干什么?
阿中:爸说你买的你拿。
阿芳:那我还要你这个儿子干什么?
阿中:好好好,我拿我拿我拿。
阿芳:一天到晚就只知道抓着那个扣子。
阿中:爸那扣子到底哪件衣服上的吗?
阿芳:反正不是我衣服上的,(两人拿着礼品准备离开)根据我女人的直觉,这个扣子一定有问题。
阿中:根据我男人的经验,你们女人的直觉通常都很准。
张晨光:回家啦。
阿芳:很准。
阿中:爸在喊了。
阿芳:不是很准吗?
阿中:妈,边走边分析嘛,小心前面。
亲戚:哎呀,大表叔。
表姐:晨光。
张晨光:表姐。
表姐:哎呀,回来了。
张晨光:回来了,回来了。
表姐:太不容易了,累了吧。来来来,快坐下歇歇。哎呀,这是你对象吗?
张晨光:这是我媳妇阿芳,见过表姐。
阿芳:表姐好。
表姐:你好,你好,快坐下,坐下。哎呀,你看看,回来就回来吧,还买这么些东西干什么。
阿芳:应该的,这些都是。
张晨光:我,我,都是我让她买的。
阿芳:对对对,都是他交代我买的,他比较讲究。我一家一家去买的,这个牛舌饼。
表姐:牛舌饼。
阿芳:凤梨酥。
表姐:凤梨酥。
阿芳:米粉。
表姐:米粉。
阿芳:麻糬。
表姐:没听清。
阿芳:还有这个。
表姐:俺知道,毛巾。
阿芳:表姐,你不要小看这个毛巾,这个毛巾,是我用过最好用的毛巾。长毛,不掉毛,好用又吸水,我们台湾很多人都在用的。
张晨光:哪里产的?
表姐:山东泰安。
阿中:妈,你从台湾买的山东产的毛巾回来,送的山东的亲戚。
阿芳:(尴尬收起毛巾)弄错了,这个是我刚才在村口买的,是要买回去送台湾的亲戚朋友的。
阿中:太好了,扛过来又得扛回去了。
表姐:哎呀!这个扛过来又扛过去的人是谁?
张晨光:这是我儿子,阿中。
阿中:见过表姑妈。(鞠躬)表姑妈,跟您拜年了。
表姐:你看看这孩子长的,更喜人了。
阿中:没听懂。表姑妈,请问一下家里有Wifi(无线网)吗?
表姐:有。茅房都有,全覆盖。
阿芳:你呀!走到哪里都在问Wifi。
张晨光:表姐,妞妞到了吗?
表姐:回来了。她放下电话特别着急,叫了司机赶到机场,下了飞机直奔家里,现在正在厨房给你擀饺子皮呢!
阿芳:哎?你们在说谁啊?
表姐:妞妞。
阿芳:妞妞,好可爱的名字,抱出来看看?
表姐:看看可以,那让不让抱,俺可就不知道了。俺给你叫去!
阿芳:好。我说奇怪了,怎么这里一点都不冷,原来这里的人,都喜欢在院子里面搭一个大暖棚。(看到张晨光在一旁默不作声)你在想什么?
张晨光:阿芳,我......(《一剪梅》背景声响起,妞妞从屋里走出来)
阿芳:你好久没有用这种眼光看我了。
表姐:(出来拿手机)喂?俺把手机放外头了,外头信号好。(一看旁边)好尴尬呀。
妞妞:铁蛋?
张晨光:妞妞!
妞妞:铁蛋!
张晨光:妞妞!
妞妞:真的是你!
张晨光:是我。(两人欲抱在一起,被阿芳拆开)
妞妞:不认得了,不敢认了。
阿芳:(一脸怨气)这人是谁呀?
张晨光:她就是妞妞。
阿芳:啊,你好。
妞妞:(手指阿芳)这位是?
阿芳:我是他的太太(故意上前一步)阿芳。
妞妞:阿芳妹妹,幸会幸会。(拉着张晨光)铁蛋,我们坐下聊吧。来来来。
张晨光:你说说看,这要是在街上,我这,我哪(阿芳坐到他们俩人中间)
妞妞&张晨光:你?我......(《一剪梅》背景声响起,表姐从屋里走出来)
阿芳:(无奈)表姐!
表姐:哎!
阿芳:你的手机不是已经拿进去了吗?
表姐:这是俺另外一个手机。
阿芳:那你可以换一个电话铃声吗?
表姐:换换换,马上就换!俺给你换个《包青天》!
妞妞:你先说。
张晨光:有个东西,这个...(被阿芳打断)
阿芳:不要这个,我们先说说那个。(转向妞妞)你有老公吗?没有一起回来过年啊?
妞妞:我先生啊,正忙着第二家公司上市,这回没跟我一块回来。
阿芳:(故作惊讶状)哎呦,人家的老公很优秀的。
妞妞:还好了。
阿芳:你长得那么漂亮,你的老公一定很帅。
妞妞:那倒不一定。
阿芳:有我的老公帅吗?
妞妞:那倒没有。(指着张晨光)没他个子高,也没他肩膀宽,没他鼻梁直,更没他耳朵圆。不过认识我老公的人都说,他长得有点像《那年花开月正圆》里面的吴老爷。
阿芳:(拍一下自嗨的张晨光)哎!人家在那里说的她的老公,你在那里捏什么耳朵?
张晨光:巧了,人家都说那个吴老爷长得像我!
阿芳:哼,儿子还说我长得像芈月呢!(空气突然变得安静,旁边的苹果突然落下来,砸到了不锈钢盆上)
妞妞:哎呦,这个气氛……我们照张相吧。这么多年没见了,留个纪念。来。
张晨光:(张晨光将照相机递给阿芳)来,阿芳,来,你帮我们照。
阿芳:不是要合照吗?(回头叫阿中)阿中啊,来帮忙照相。
阿中:(拿着手机出来)照什么相啊,我在团战打排位。
阿芳:啊没关系的,反正你的队友都说你是个坑嘛。
阿中:不拍!
阿芳:我给你买皮肤。
阿中:(接过照相机)请坐。
妞妞:这位又是谁啊?
张晨光:这是我儿子阿中。(回头对阿中)见过姑姑。
阿中:(鞠躬)姑姑你好。
妞妞:你好你好。长得跟你一样又高又帅。
阿芳:(站在张晨光前面)我们两个生的!
妞妞:辛苦你了。(拉着张晨光)我们坐下照吧。(阿芳不客气的坐在张晨光与妞妞中间)
阿中:(坐下拿着照相机对着他们)看这里哦,一二三!
阿芳:(举着V字手势)耶!
张晨光:你能端庄点行吗?
阿中:再一张,一二三!
妞妞&张晨光:(举着V字手势)耶!
阿芳:再来一张,我们有一点默契好吗?大家比一样的手势,我们比一个心好了。
阿中:要拍了,一二三!
妞妞&张晨光&阿芳:耶!(妞妞与张晨光用左右手比出一个心,而阿芳用手比心,场面变的尴尬起来。)
阿芳:再拍一张吧。
张晨光:可以了可以了。
阿中:我也觉得可以了。
妞妞:你有微信吗?
阿中:加微信了,妈,妈!
妞妞:我们加个微信吧。
阿芳:(插在俩人之间)我看还是建个群吧。
妞妞&张晨光:(无奈)群主好。
妞妞:哎呦,这么多年过去了,所有的记忆都模糊了。可是你走的那个晚上,我记忆犹新。
张晨光:我还记得,你拉着我的衣袖,我拽着你的衣角,咱们哭的简直了。
妞妞:你边哭还边说,要我跟你结婚。
张晨光:对对对。
妞妞:你说要我做你的老婆。
张晨光:对对对,你做我的老婆。(阿芳拍了张晨光一下)老妈。
妞妞:老婆。
阿芳:(带着哭腔)她说是老婆。
张晨光:那是过家家。
妞妞:我想起来了,你还说,等我们结了婚之后,要生一个孩子,你要给那个孩子取名字叫什么什么中。
张晨光:忘了!
阿芳:念中。
妞妞:对!就是念中!
张晨光:那是过家家。
阿芳:哦,原来我儿子的名字是过家家过出来的。好了,现在扣子搞清楚了。我们来弄弄那个扣子。拿出来!
妞妞:你还留着?
张晨光:(拿出扣子)还留着。
阿芳:解释一下。
妞妞:这个扣子,是当年他从我身上拽下去的。
阿芳:(哭腔)从她身上。
张晨光:身上的衣服。
阿芳:你没有事从人家身上衣服,拽一个扣子干什么?
张晨光:所以我现在还给她。
妞妞:我没想到,你一直留到了现在。你当年就说过,你要保留着它,作为我们日后再次相认的信物。你,你等着。
张晨光:妞妞。
阿芳:你,你等着!原来这一个扣子,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信物。为什么这段你从来没有跟我说?
张晨光:不是不说,是不敢说。
阿芳:你怕什么?
张晨光:那个扣子是我从家乡带出来唯一的一样信物,它不仅代表我童年的回忆,更是深藏在我内心的一份乡愁。我不说,那是因为说起就会想起,想起我又回不去,你知道回不去那种苦吗?
阿芳:老王,那你真是把你这个老婆看小了。我的妈妈虽然是台湾人,但是我的爸爸是安徽人,他从小就告诉我,你永远不能忘记,你是安徽省全椒县人。每年吃团圆饭的时候,有两张椅子永远是空的,但是上面摆好了碗筷,那是要留给爷爷奶奶的。每一次我都看到我的父亲,手里面拿着我奶奶发黄的相片,轻轻地抚摸,无声地哭泣。他这一生是多么地想回家,我现在就是替他回家。
张晨光:好,你能理解就好。
阿芳:理解的。(表姐的电话铃声《包青天》响了)表姐,你这里不是应该给我《一剪梅》吗?
表姐:俺的个娘,你不是说换成《包青天》吗,俺这个手机成了伴奏带了。
张晨光:可惜扣子在,衣服不在了。
妞妞:衣服还在。(妞妞拿着当年的衣服出来了)
阿芳:还在。
妞妞:我一直保留着。
张晨光:一直保留着。
阿芳:那恭喜你们了,一个衣服还在,一个扣子还在,你们衣服跟扣子,今天你们终于可以......怎么那么小件。
妞妞:那当然了,那时候我6岁,他只有5岁。
阿芳:是那个年纪发生的事情。
张晨光:所以我跟你说,那是。
张晨光&妞妞:过家家。
阿芳:这个家家过得好,这个家家过得太好了。那我们今天就把这个扣子缝回去。
妞妞:好啊,来,坐。
阿芳:来来来,(两人坐下来,阿芳拿出针线开始缝扣子)小心,难怪呀,我们家老王帮我买的衣服,都是拉链的。好了,现在这个扣子终于回到衣服上了。来来来,老公,你坐过来,你们两个人拿着这件衣服,我帮你们两个照一张相,看这里。来,一二三。
张晨光:好。
阿芳:表姐。
表姐:哎。
阿芳:你这里不是应该,给我来一点音乐吗?
张晨光:哎呀,有没有什么音乐不重要,重要是能够回家、团圆、过年啦。
表姐:就是嘛,马上吃团圆饭啦,咱们开饭啦。
合:过年啦。拜年,拜年,拜年,多福多寿,新年快乐。
张晨光:新年快乐!
合:干杯 [4] 

回家创作团队

编辑
职务姓名
导演赵恺、方芳
编剧周以德、张萌杰
表演方芳(中国台湾)、张晨光(中国台湾)、王姬、杜宁林、狄志杰(中国台湾)、李超、王铭、常艺博、刘艺冉、大熹熹
参考资料 [4] 

回家角色介绍

编辑
  • 张晨光
    演员 张晨光
    中国台湾人,在春节期间回到山东泰安老家探亲,并遇到了离别数年之间朋友妞妞。他因为拿走了扭扭的扣子且和妞妞说着过家家时说的话而被老婆阿芳误会。
  • 阿芳
    演员 方芳
    张晨光的老婆。祖籍安徽全椒县。跟随张晨光在春节期间回到山东老家探亲,因为误以为张晨光与妞妞有感情而吃醋。最后她娓娓道来的叙述着两岸人民血浓于水的深情厚谊。
  • 妞妞
    演员 王姬
    山东人。与张晨光在小时候是好朋友。在她6岁那年,张晨光在离开家乡时,拿走了她身上的一个扣子。当张晨光回来探亲时,她们两人终于再次相遇,但却总被吃醋的阿芳阻拦。
参考资料 [4]  . [5] 

回家作品评价

编辑
小品《回家》通过台湾一家过年回山东老家关于一颗纽扣的喜剧故事,体现了海峡两岸人民割舍不断的同胞亲情 [1]  。该小品融入两名台湾演员的亲身经历,将台湾人的乡愁演绎得入木三分,传递出血浓于水、骨肉相连的深厚情感,也打动了很多观众 [6]  。演员们的细腻表现,把一个“游子回家”的故事演绎得丝丝入扣、丰富而有层次 [7] (新华网、《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安在线综合评)

回家作品争议

编辑
小品《回家》播出后,有中国台湾作家批评该段演出搞“统战”,抨击方芳剧中台词和人物形象是“歧视台湾人”。大陆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于2018年2月28日对此表示,中国台湾有些人不理解回家的情感,是因自己不了解自己的根。
身兼小品《回家》导演与主演的方芳表示,她之所以参与《回家》小品的演出,主要是希望表达父执辈一生思乡的情怀以及有家归不得的无奈,就连当年中国台湾的政治人物回中国大陆寻根时都忍不住痛哭流涕,那就是人性的真情流露。她还指出,不管意识形态如何不同,都无法改变两岸血脉相连的事实 [8]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