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ǐ yù]  

李煜

(南唐末代国君)

编辑 锁定 讨论
李煜(937年8月15日―978年8月13日),唐元宗李璟第六子,初名从嘉,字重光,号钟隐、莲峰居士,徐州(今江苏徐州)人,南唐末代国君。
北宋建隆二年(961年),李煜继位,尊宋为正统,岁贡以保平安。开宝四年(971年)十月,宋太祖南汉,李煜去除唐号,改称“江南国主”。次年,贬损仪制,撤去金陵台殿鸱吻以示尊奉宋廷。开宝八年(975年),李煜兵败降宋,被俘至汴京(今河南开封),授右千牛卫上将军,封违命侯。太平兴国三年(978年)七月七日,李煜死于汴京,追赠太师,追封吴王。世称南唐后主、李后主。
李煜精书法、工绘画、通音律,诗文均有一定造诣,尤以词的成就最高。李煜的词,继承了晚唐以来温庭筠韦庄花间派词人的传统,又受李璟、冯延巳等的影响,语言明快、形象生动、用情真挚,风格鲜明,其亡国后词作更是题材广阔,含意深沉,在晚唐五代词中别树一帜,对后世词坛影响深远。
(概述图李煜像来源:《三才图会 [1] 
  • TA说
公元975年,宋太祖开宝八年,腊月。 即使是江南,也已经千里冰雪、风刀霜剑。在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凌冽寒冬,唯一“热闹”的是金陵城外的十万大军。他们挤挤攘攘地在看一个千载难逢的笑话。...详情
相关新闻
内容来自
本    名
李煜
别    称
南唐后主,李后主,词帝
字    号
字重光
号钟隐、莲峰居士
所处时代
五代十国
民族族群
汉族
出生时间
937年8月15日
去世时间
978年8月13日
主要作品
《南唐二主词》
主要成就
诗词书法
在位时间
961年—975年
在位年数
15年
籍    贯
徐州(今江苏徐州

李煜人物生平

编辑

李煜早期经历

李煜,原名李从嘉,南唐中主李璟第六子,生于南唐升元元年(937年)七夕,初封安定郡公,累迁诸卫大将军、副元帅,封郑王。 [2]  李煜善诗文、工书画,丰额骈齿、一目重瞳 [3]  ,因貌有奇表 [4]  遭长兄太子李弘冀猜忌。李煜为避祸,醉心经籍、不问政事,自号“钟隐”、“钟峰隐者”、“莲峰居士”,以表明自己志在山水,无意争位。 [5] 
显德六年(959年),太子弘冀病逝,钟谟以李煜酷信佛教、懦弱少德,上疏请立纪国公李从善为太子。李璟大怒,流放钟谟至饶州 [6]  ,封李煜为吴王,以尚书令参与政事,入住东宫 [7]  北宋建隆二年(961年),李璟迁都洪州(今南昌),立李煜为太子监国,留守金陵(今南京)。 [8-9] 

李煜登基为帝

建隆二年(961年)六月,李璟病逝,李煜在金陵登基,更名为李煜,尊母亲钟氏为圣尊后,立妃周氏为皇后(大周后),封诸弟为王 [10]  ;并派中书侍郎冯延鲁入宋进贡,上表(《即位上宋太祖表》)陈述南唐变故。 [11]  宋太祖回赐诏书,派人前往南唐吊祭、恭贺李煜袭位。九月,宋昭宪太后病逝,李煜遣户部侍郎韩熙载、太府卿田霖入朝纳贡。 [12]  十二月,李煜设置龙翔军,教练水军。 [13] 

李煜奉宋正朔

建隆三年(962年)三月,泉州清源军节度使留从效病发身亡,其子留绍镃袭称留后,李煜降诏追赠留从效为太尉、灵州大都督 [14]  ;四月,泉州部将陈洪进以留绍镃勾结吴越,解送其家族至金陵,推举张汉思为清源留后。 [15-16]  六月,李煜遣客省使翟如璧入贡北宋,宋太祖释放南唐降卒千人。十一月,遣水部郎中顾彝入汴京进贡。 [17] 
乾德元年(963年)四月,泉州副使陈洪进废张汉思,自称留后,李煜就以陈洪进为节度使,以维持泉州对南唐的隶属关系。七月,李煜奉诏入京面见宋太祖。十二月,李煜上表宋廷,请求罢除诏书的不名之礼(李煜继位后,尊奉宋廷,故宋对南唐的诏书不直呼李煜的名讳),改为直呼姓名,未得许可。 [18-19] 
李后主题跋像 李后主题跋像 [20]
乾德二年(964年),任韩熙载为中书侍郎、勤政殿学士,主持贡举;又命徐铉主持复试。 [21]  [22]  三月,颁布铁钱。九月,封长子李仲寓为清源公,次子李仲宣为宣城公。 [23-24]  十月,仲宣卒,皇后(大周后)感伤而逝,李煜撰《昭惠周后诔》。十一月,太祖遣作坊副使魏丕吊祭,李煜亦遣使入宋,献银二万两、金银龙凤茶酒器数百件。 [25] 
乾德三年(965年)九月,母亲钟氏去世;十月,太祖遣染院使李光图吊祭。 [26]  乾德四年(966年)八月,李煜遣龚慎仪持诏书出使南汉,相约臣服宋朝,龚慎仪至南汉,被扣留。 [27]  乾德五年(967年)春,李煜命两省侍郎、给事中、中书舍人、集贤勤政殿学士值班光政殿,咨问国事,每至深夜。 [28-29]  开宝元年(968年),境内大旱,宋太祖赐米麦十万石。十一月,立周氏为皇后(小周后)。 [30] 

李煜降制示尊

开宝四年(971年)十月,宋太祖灭南汉,屯兵汉阳,李煜非常恐惧,去除唐号,改称“江南国主”,并遣其弟郑王李从善朝贡,上表奏请罢除诏书不直呼姓名的礼遇,太祖同意,但扣留李从善。同年,有商人告密,宋军于荆南建造战舰千艘,请求派人秘密焚烧北宋战船,李煜惧怕惹祸,没有批复。 [31]  时国家形势紧迫,李煜忧心似焚,每天与臣下设宴酣饮,忧愁悲歌不已。 [32] 
开宝五年(972年)正月,李煜下令贬损仪制:下“诏”改称“教”;改中书、门下省为左、右内史府,尚书省改为司会府,御史台改为司宪府,翰林改为文馆,枢密院改为光政院;降诸“王”为“公”,避讳宋朝,以示尊崇。 [33]  元宗时,虽臣服后周,但金陵台殿皆设鸱吻(殿脊的兽头);乾德年间,宋朝使者到来,李煜就撤去,使者走后再复原;至此,遂撤去一应器物,不再使用。太祖晋封李从善为泰宁军节度使,并在汴阳坊赏赐宅院,暗示李煜入京降宋;李煜遣户部尚书冯延鲁李从善所受封赐道谢,冯延鲁入汴京,因病未能朝见宋太祖而返。 [34] 
开宝六年(973年)夏,太祖遣翰林院学士卢多逊出使南唐,李煜上表愿接受北宋册封爵位,被拒。十月,内史舍人潘佑感于国运衰弱,上书极言劝谏李平为尚书令,徐铉张洎进言“李平妖言惑众,煽动潘佑犯上”,李煜遣人收捕,潘佑在家中自杀,李平亦自缢狱中。 [35-36] 

李煜国破人亡

开宝七年(974年),李煜上表求放李从善归国,宋太祖不许。秋,宋太祖先后派梁迥李穆出使南唐,以祭天为由,诏李煜入京,李煜托病不从,回复“臣侍奉大朝,希望得以保全宗庙,想不到竟会这样,事既至此,唯死而已”。 [37]  太祖闻信,即遣颖州团练使曹翰兵出江陵,又命宣徽南院使曹彬等随后出师,水陆并进;李煜亦筑城聚粮,大举备战。闰十月,宋军攻下池州,李煜下令全城戒严,并停止沿用北宋年号,改为干支纪年。时吴越乘机进犯常州、润州,李煜遣使质问,说以唇亡齿寒之理,吴越王不答,转送李煜书信至宋廷。 [38]  北宋攻陷芜湖和雄远军,沿采石矶搭建浮桥,渡江南进。李煜招募兵卒,委任皇甫继勋统领兵马,全力御敌,因强弱悬殊,兵败如山,内殿传诏徐元瑀、刁衎阻隔战败消息,宋屯兵金陵城南十里,李煜尚不知情。 [39-40] 
南唐亡国形势图 南唐亡国形势图
开宝八年(975年)二月,宋师攻克金陵关城。三月,吴越进逼常州,诛杀皇甫继勋,权知州事禹万诚献城投降。 [41]  六月,宋与吴越会师,进发润州,留后刘澄投降。洪州节度使朱令赟率兵十五万前往救援,行至皖口,遭遇宋军。朱令赟下令焚烧宋船,不料北风大作,反而烧至自身,朱令赟与战櫂都虞候王晖皆被擒(皖口之战)。外援既灭,北宋尽围金陵,昼夜攻城,金陵米粮匮乏,死者不可胜数。李煜两次派遣徐铉出使北宋,进奉大批钱物,求宋缓兵,太祖答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42]  十二月,金陵失守,守将呙彦、马承信,马承俊等力战而死,右内史侍郎陈乔自缢,李煜奉表投降,南唐灭亡。 [43-45] 
开宝九年(976年)正月,李煜被俘送到京师,宋太祖封为违命侯,拜左(一说右)千牛卫将军。 [46-47]  同年,宋太宗即位,改封李煜为陇西公。 [48] 
太平兴国三年(978年)七夕,李煜死于北宋京师,时年四十二岁整(李煜亦生于七夕),北宋赠为太师,追封吴王,葬洛阳北邙山 [49-50] 

李煜为政举措

编辑

李煜政治

尊奉宋廷
李煜继位后,寄希望于向宋纳贡以保全基业,在位期间,殷勤侍奉宋朝,除了岁贡外,每逢宋廷用兵或有重大活动,也进礼以示支持和祝贺,并多次派遣使者陈说臣服之意。 [51] 
礼仪方面,李煜登基后,沿用北宋年号,每次会见北宋使者都换龙袍紫袍(官服),变更李璟臣服后周时,只除帝号,其他礼仪不变的旧制 [52]  ;开宝四年(971年),李煜下令去除唐号,改称江南国主;次年,又下令贬损仪制,撤去金陵台殿鸱吻,并先后多次上表宋廷,请求直呼其名,以示尊奉宋朝。 [33]  [34] 
官吏任免
李煜即位之初,由于淮南战败和中主的去世,南唐朝野充斥着一种悲观颓丧的气氛,为重振人心、确立威信,李煜重用旧臣,稳定高层重心。何敬洙军功累累,被授予“右卫上将军”之衔,封芮国公,及其去世,李煜下令废朝三日,以示哀悼。 [53]  对于在淮南战事中弃扬州化装逃跑的冯延鲁,李煜也重新给予礼遇。 [54]  同时,启用在杨吴时代就投奔江南的韩熙载、闽将林仁肇、皇甫赟之子皇甫继勋等人。
科举方面,李煜重视选拔人才的公正和公平。乾德二年(964年),李煜命吏部侍郎韩熙载主持贡举,录取进士王崇古等九人;又命徐铉复试,并亲自命题考核。 [21]  [22]  开宝五年二月,内史舍人张佖主持礼部贡举,录取进士杨遂等三人;清耀殿学士张洎称张佖遗漏了很多人才,李煜便命张洎对落第之人进行复考,又录取了王伦等五人。直至南唐亡国的开宝八年二月,李煜还举行了南唐最后一次科举考试,录取进士张确等三十人。 [55-56] 
百官表
官职
姓名
宰相
严续徐游、游简言 [57] 殷崇义汤悦 [30] 
使相
林仁肇、王崇文、何洙、汤悦、朱业、景诲、黄廷谦、严绩、柴克贞、皇甫继贞、郑彦华
将帅
陈谦、陈德诚、孙彦祥、李彦蛇、沙万金、刘存忠、胡则、宋克明、呙彦、林益、张粲、张遇、马信仁、
蔡振、穆坚、谭宗、张进、张仁照、李雄、吴翰、龚慎仪、罗延原、马承俊、谢彦质、谢文节
枢密使严绩、朱巩、陈乔、殷崇义
文臣
徐铉徐锴韩熙载、王见贞、张洎、龚隶、张密、汤静、朱铙、乔舜、潘祐、汤滂、郭昭庆、孙举、
伍乔、孟拱臣、高远、高越、冯谧、李平、张绍、贾彬、田霖、顾彝、赵宣辅
(李煜时期百官表参考来源:郑文宝《江表志》)

李煜经济

李煜继位时,由于李璟时期多次战争连绵,南唐国削势弱,国库空虚,但李煜爱民如子,诏令减免税收、免除徭役,与民生息; [58]  取消李璟时设置的诸路屯田使,将各郡屯田划归州县管辖,将屯田所获租税的十分之一作为官员俸禄,称为“率分”,此项政策推行后,既增加了赋税,又可使百姓安心耕作,免受官吏的挠刻。 [59-60] 
南唐时期土地买卖十分频繁,以致土地兼并日趋激烈。李煜继位后,任用李平掌管司农寺,恢复井田制,创设民籍和牛籍,劝农耕桑,希望借此缓解国难。新制颁行后,因触犯官僚地主的利益,遭到激烈抵制与反对,百姓也多为不便,改革遂以失败告终。 [61-62] 
南唐后期通货膨胀,钱荒严重,为使货币流通良性循环,乾德二年,李煜颁布铁钱,规定每10钱,铁钱6枚并铜钱4枚发行。因铜钱逐步废除,商人多以十个铁钱换一个铜钱出境,朝廷不能禁止。为挽救铁钱的流通,李煜诏令铁钱以一当十与铜钱并行流通。到南唐亡国,各郡蓄积的铜钱累计达六十四万 [63-64] 

李煜军事

南唐国弱,面对强大的宋朝,李煜采用陈乔张洎之策,坚壁清野、固守城池,以拖垮长途奔袭的宋军为防御策略。 [65]  因此,南唐表面上臣服宋朝,暗中缮甲募兵,潜为备战。 [66] 
宋与南唐开战后,李煜立即与宋断绝邦交,派兵应战,并亲自巡城;时神卫统军都指挥使皇甫继勋无意为战,刻意隐瞒战情,李煜即按罪诛杀以鼓舞军心。 [67]  同时,李煜展开积极的外交,致书吴越王钱俶[,以图瓦解宋与吴越的联盟 [68]  ;朱令赟战死后,李煜又命张洎作蜡丸帛书求救于契丹 [69] 
从战争过程看,李煜的军事战略是得当的,宋军于开宝七年十月正式出兵,到开宝八年十二月攻破金陵,前后历时一年有余,其中,宋军屯兵金陵城下即达一年之久。战况虽不利南唐,但双方亦各有成败。 [70]  正是这些地方的反复争战,牵制了宋军的力量,导致久围金陵而不能下,甚至使赵匡胤产生动摇,打算撤军休整。 [71] 

李煜主要成就

编辑

李煜文学成就

李煜多才多艺,工书善画,能诗擅词,通音晓律,尤以词的成就为最大。李煜的词,存世共有三十余首,在内容上,可以亡国降宋为界分为前后两期:前期词主要反映宫廷生活和男女情爱,风格绮丽柔靡,虽不脱花间派习气,但在人物、场景的描写上较花间词人有较大的艺术概括力量,在部分词里也流露出了沉重的哀愁(如《清平乐·别来春半》);后期词反映亡国之痛,哀婉凄凉,意境深远,极富艺术感染力。
李煜画像 李煜画像 [72]
李煜在词史上的地位,更多地决定于其词的艺术成就,李煜对词的发展主要有四方面贡献:
①扩大了词的表现领域。在李煜之前,词以艳情为主,即使寄寓抱负也大都用比兴手法,隐而不露,而李煜词中多数作品则直抒胸臆,倾吐身世家国之感,情真语挚,使词摆脱了长期在花间尊前曼声吟唱中所形成的传统风格,成为诗人们可以多方面言怀述志的新诗体,艺术手法上对后来豪放派词有影响。
②词境优美,感情纯真,因纯情而缺少理性节制。南唐亡国后,李煜被俘入宋,“日夕以泪洗面”,李煜直悟人生苦难无常之悲哀,真正用血泪写出了亡国破家的凄凉和悔恨;并把自身所经历的惨痛遭遇泛化,获得一种广泛的形态与意义,通向对于宇宙人生悲剧性的体验与审视,所以其言情的深广超过其他南唐词人。
③语言自然、精炼而又富有表现力,具有较高的概括性。李煜善于用白描的手法抒写他的生活感受,用贴切的比喻将抽象的感情形象化,往往通过具体可感的个性形象来反映现实生活中具有一般意义的某种境界,不镂金错彩,而文采动人;不隐约其词,却又情味隽永;形成既清新流丽又婉曲深致的艺术特色。
④在风格上有独创性。花间词南唐词,一般以委婉密丽见长,而李煜则出之以疏宕,如《玉楼春》的“豪宕”、《乌夜啼》的“濡染大笔”、《浪淘沙》的“雄奇幽怨,乃兼二雄” [73]  、(《虞美人》的“自然奔放” [74]  ,兼有刚柔之美,在晚唐五代词中别树一帜。 [75-78] 

李煜书画艺术

李煜不仅擅长诗词,在书画方面也颇有造诣。李煜曾考证过拨镫法的渊
李煜《入国知教帖》 李煜《入国知教帖》 [79]
源,并总结为“擫押、钩、揭、抵、拒、导、送”八种技艺。 [80]  李煜擅长行书,多以颤笔行文,线条遒劲,有如寒松霜竹,世称“金错刀”;又喜写大字,以卷帛为笔,挥洒如意,世称“撮襟书”。 [81-82]  李煜曾出示南唐秘府所藏的书法作品,命徐铉刻成《升元帖》,周密评为“法帖之祖”。 [83] 
画作上,李煜的竹,一一钩勒而成,自根至梢极小,很有特点,被称为“铁钩锁”。 [84]  他所绘的林石、飞鸟,也都意境高远,远超常人。 [85] 

李煜主要作品

编辑
据徐铉记载,李煜有《文集》30卷、《杂说》百篇 [79] 晁公武郡斋读书志》载《李煜集》10卷,《宋史·艺文志》亦载《南唐李后主集》10卷,均佚。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有《南唐二主词》1卷,录李煜词34首,存世有明万历四十八年墨华斋本,清代邵长光又录得 1首,近代王国维增加9首。李煜词集注本有清人刘继增《南唐二主词笺》,近人唐圭璋《南唐二主词汇笺》、王仲闻南唐二主词校订》、詹安泰李璟李煜词》等。 [86] 

李煜人物评价

编辑

李煜总评

历史上建都金陵的亡国之君,多遭到后世非议。三国吴后主孙皓,“一片降幡出石头”,白棺素服,自缚出降;南朝梁武帝崇信佛,终起侯景之乱,被囚饿死于景阳楼;陈朝后主陈叔宝,金陵城破时,同宠妃张丽华藏于胭脂井中,后被隋将吊出处死。这三位末代君王,亡国起因各不相同,但却都亡于虎踞龙盘的金陵石头城。李煜也是亡于金陵的末代君王,难免要遭到后世的斥责非议。
但是,李煜亡国的原因应该具体分析,就南唐国来讲,其不亡是不可能的。理论上,当时整个中国的形势和历史发展趋势要求南唐灭亡,北宋统一;事实上,南唐国势已败,李煜即使有能力也无力回天,更何况国策早有失误,在李煜继位的前一年,其父李璟已经因国势衰危而称臣于宋,减制纳贡了。宋朝灭南唐的形势已定,李煜继位,也只能采取消极守业的政策。但是,尽管李煜时的南唐面临着这样那样的困难,其毕竟维持政权达15年之久,而且在他被俘的日子中始终时时不忘故国,心系故土,从未心归宋朝,终至客死他乡。
史载,赵光义曾问南唐旧臣潘慎修:“李煜果真是一个暗懦无能之辈吗?”潘慎修答道:“假如他真是无能无识之辈,何以能守国十余年?”徐铉在《吴王陇西公墓志铭》也写到:李煜敦厚善良,在兵戈之世,而有厌战之心,虽孔明在世,也难保社稷;既已躬行仁义,虽亡国又有何愧! [87] 

李煜历代评价

徐铉:①王以世嫡嗣服,以古道驭民,钦若彝伦,率循先志。奉蒸尝、恭色养,必以孝;事耇老、宾大臣,必以礼。居处服御必以节,言动施舍必以时。至于荷全济之恩,谨藩国之度,勤修九贡,府无虚月,祗奉百役,知无不为。十五年间,天眷弥渥。②精究六经,旁综百氏。常以周孔之道不可暂离,经国化民,发号施令,造次于是,始终不渝。③酷好文辞,多所述作。一游一豫,必以颂宣。载笑载言,不忘经义。洞晓音律,精别雅郑;穷先王制作之意,审风俗淳薄之原,为文论之,以续《乐记》。所著文集三十卷,杂说百篇,味其文、知其道矣。至于弧矢之善,笔札之工,天纵多能,必造精绝。④本以恻隐之性,仍好竺干之教。草木不杀,禽鱼咸遂。赏人之善,常若不及;掩人之过,惟恐其闻。以至法不胜奸,威不克爱。以厌兵之俗当用武之世,孔明罕应变之略,不成近功;偃王躬仁义之行,终于亡国。道有所在,复何愧欤! [88] 
郑文宝:①后主奉竺乾之教,多不茹晕,常买禽鱼为放生。②后主天性纯孝,孜孜儒学,虚怀接下,宾对大臣,倾奉中国,惟恐不及。但以著述勤于政事,至于书画皆尽精妙。然颇耽竺乾之教,果于自信,所以奸邪得计。排斥忠谠,土地曰削,贡举不充。越人肆谋,遂为敌国。又求援于北虏行人设谋,兵遂不解矣。 [89] 
陆游:①后主天资纯孝......专以爱民为急,蠲赋息役,以裕民力。尊事中原,不惮卑屈,境内赖以少安者十有五年。②然酷好浮屠,崇塔庙,度僧尼不可胜算。罢朝辄造佛屋,易服膜拜,以故颇废政事。兵兴之际,降御札移易将帅,大臣无知者。虽仁爱足以感其遗民,而卒不能保社稷。 [90] 
龙衮:后主自少俊迈,喜肄儒学,工诗,能属文,晓悟音律。姿仪风雅,举止儒措,宛若士人。 [91] 
陈彭年:(后主煜)幼而好古,为文有汉魏风。 [92] 
欧阳修:煜性骄侈,好声色,又喜浮图,为高谈,不恤政事。
王世贞:花间犹伤促碎,至南唐李王父子而妙矣。 [93] 
胡应麟:后主目重瞳子,乐府为宋人一代开山。盖温韦虽藻丽,而气颇伤促,意不胜辞。至此君方为当行作家,清便宛转,词家王、孟。 [94] 
纳兰性德:花间之词,如古玉器,贵重而不适用;宋词适用而少质重,李后主兼有其美,更饶烟水迷离之致。 [95] 
王夫之:①(李璟父子)无殃兆民,绝彝伦淫虐之巨惹。②生聚完,文教兴,犹然彼都人士之余风也。 [96] 
余怀:李重光风流才子,误作人主,至有入宋牵机之恨。其所作之词,一字一珠,非他家所能及也。 [97] 
沈谦:①男中李后主,女中李易安,极是当行本色。 [98]  ②后主疏于治国,在词中犹不失南面王。 [99] 
郭麐:作个才子真绝代,可怜薄命作君王。 [100] 
周济:①李后主词如生马驹,不受控捉。②毛嫱西施,天下美妇人也。严妆佳,淡妆亦佳,粗服乱头,不掩国色。飞卿,严妆也;端己,淡妆也;后主则粗服乱头矣。 [74] 
周之琦:予谓重光天籁也,恐非人力所及。
陈廷焯:①后主词思路凄惋,词场本色,不及飞卿之厚,自胜牛松卿辈。 [101]  ②余尝谓后主之视飞卿,合而离者也;端己之视飞卿,离而合者也。 [101]  ③李后主、晏叔原,皆非词中正声,而其词无人不爱,以其情胜也。 [102] 
王鹏运:莲峰居士(李煜)词,超逸绝伦,虚灵在骨。芝兰空谷,未足比其芳华;笙鹤瑶天,讵能方兹清怨?后起之秀,格调气韵之间,或月日至,得十一于千首。若小晏、若徽庙,其殆庶几。断代南流,嗣音阒然,盖间气所钟,以谓词中之大成者,当之无愧色矣。 [103] 
冯煦:词至南唐,二主作于上,正中和于下,诣微造极,得未曾有。宋初诸家,靡不祖述二主。 [104] 
王国维:①温飞卿之词,句秀也;韦端己之词,骨秀也;李重光之词,神秀也。②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③词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故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是后主为人君所短处,亦即为词人所长处。④主观之诗人,不必多阅世,阅世愈浅,则性情愈真,李后主是也。⑤尼采谓一切文字,余爱以血书者,后主之词,真所谓以血书者也。宋道君皇帝《燕山亭》词,亦略似之。然道君不过自道身世之感,后主则俨有释迦、基督担荷人类罪恶之意,其大小固不同矣。⑥唐五代之词,有句而无篇;南宋名家之词,有篇而无句。有篇有句,唯李后主之作及永叔、少游、美成、稼轩数人而已。 [105] 
毛泽东:南唐李后主虽多才多艺,但不抓政治,终于亡国。 [106] 
柏杨:南唐皇帝李煜先生词学的造诣,空前绝后,用在填词上的精力,远超过用在治国上。 [107] 
叶嘉莹:李后主的词是他对生活的敏锐而真切的体验,无论是享乐的欢愉,还是悲哀的痛苦,他都全身心的投入其间。我们有的人活过一生,既没有好好的体会过快乐,也没有好好的体验过悲哀,因为他从来没有以全部的心灵感情投注入某一件事,这是人生的遗憾。 [108] 

李煜亲属成员

编辑
辈分关系姓名人物简介
长辈
父亲
南唐中主,元宗
母亲
光穆皇后,李煜继位后,尊为圣尊后。
平辈长兄李弘冀李煜同母兄,性严忌,受立太子。
次兄李弘茂十九岁卒。追封庆王。
七弟李从善
李煜继位封郑王,后改南楚国公。开宝四年出使北宋,被扣开封,任泰宁军节度使。 [109] 
八弟李从镒李煜继位后封为邓王,后改为江国公。
九弟李从谦(从誧)
李煜继位后封宜春王,后改为鄂国公。曾出使北宋,不辱使命。国亡后,卧疾而卒。 [110] 
姐妹
李芳仪
永宁公主,辽圣宗的妃嫔(宋代野史载为李璟之女)
大宁公主永嘉公主
后妃国后大周后
小字娥皇,南唐司徒周长女,李煜第一任皇后,育二子:李仲寓和李仲宣。 [111] 
小周后名不详,周宗次女,李煜第二任皇后,李煜降宋后,封为郑国夫人。
嫔嫔——妃子江氏、保仪黄氏(黄保仪 [112-113]  、嫔御流珠(一说流珠为宫人 [114] 
宫人——宫人乔氏、庆奴、薛九、秋水 [115]  、宜爱、小花蕊、舞伎窅娘 [116] 
子嗣长子李仲寓(958年—994年),封清源公,随父入宋,授右千牛卫大将军、郢州刺史。 [117] 
次子李仲宣(961年—964年),封宣城公,追封岐王。 [117] 
孙子李正言李仲寓之子,景德三年,特补供奉官,早卒无嗣,唯遗一女。 [118] 

李煜轶事典故

编辑

李煜宽厚仁孝

李煜天性纯孝、好生戒杀 [119-120]  ,继位后,外奉中原,不畏卑屈;内轻徭役、以实民力,南唐因此得以偏安十五年。李煜为政重仁慈、宽刑罚,每有死刑论决,莫不垂泪。宪司章疏如有过错,李煜就寝食难安,并多次亲入大理寺,审查狱案,释放多人。中书侍郎韩熙载上奏李煜,认为狱讼自有刑狱掌管,监狱之地非皇上所宜驾临,请求罚内库钱三百万以资国用。李煜虽不听从,但也不因此发怒。后主入宋后,悲伤失意,常与金陵旧宫人写词,心情悲惋异常,难以抑制。噩耗传出后,江南父老有许多人都聚巷痛哭。 [121] 

李煜尊释重佛

李煜酷嗜浮屠,曾在宫中修建永慕宫,在林苑建静德僧寺;又在钟山设寺,并亲笔题词“报慈道场”,每日供应近千名僧侣,所需费用皆由朝廷所出。 [122]  据《十国春秋》记载,李煜曾于开宝二年(969年)普度僧侣,又于次年改宝公院为开善道场。可见,即使在南唐风雨飘摇、国库空虚之际,李煜仍不遗余力地建寺尊佛。 [123] 
李煜信奉佛法,达到了痴迷的程度,以至颇废政事。 [124]  据野史记载,当时北朝(宋)曾暗中选拔能言善辩之人前往南唐,蛊惑后主。李煜不知,以为有佛出世,称其为“小长老”,朝夕与之谈论六根四谛因果报应之事。“小长老”劝说李煜广建佛塔,又聚众千人讲佛论道,吃穿用度极为奢侈。宋军兵围金陵,李煜诏“小长老”商议据守之事,“小长老”遂“摇旗退敌”,宋兵竟果然退却,后主大喜,命兵士诵《救苦观音菩萨经》以解围。至南唐将亡,李煜又诏“小长老”退敌,“小长老”托病不出。等到皇甫继勋死后,李煜才明白被骗,就鸩杀了“小长老”。 [125] 

李煜骄奢声色

李煜出生南唐深宫,自幼受皇宫亲眷、宫人爱宠,因而尚奢侈、好声色。 [126] 
李煜 李煜
李煜曾用嵌有金线的红丝罗帐装饰墙壁,以玳瑁为钉;又用绿宝石镶嵌窗格,以红罗朱纱糊在窗上;屋外则广植梅花,于花间设置彩画小木亭,仅容二座,李煜就和爱姬周氏赏花对饮。 [127]  每逢春盛花开,就以隔筒为花器插花,置于梁栋、窗户、墙壁和台阶上,号为“锦洞天”。 [128]  每年七夕生日时,李煜必命人用红、白色丝罗百余匹,作月宫天河之状,整夜吟唱作乐,天明才撤去。
李煜前期的诗词作品,一首首都是词风瑰丽、旖旎柔情,尽述宫闱之乐、闺房之趣。如《木兰花·晓妆初了明肌雪》一词,嫔妃宫女满宫殿、晚间歌舞鱼贯列,饮酒听歌、月夜踏马,一派歌舞升平,可以说是他为帝时纵情声色的真实写照。 [129] 

李煜妙解音律

李煜精通音律,曾创作乐曲《念家山》及《振金铃曲》,并亲演其声为《家山破》、《金铃破》。 [130-131] 霓裳羽衣曲》是唐朝大曲中的法曲精品,至五代时,因兵乱失传,李煜和大周后二人按谱追寻,更正所获谱曲错误,重订谱曲,使其清越可听。金陵城破后,所订之谱亦被李煜下令烧毁。至南宋年间,姜夔又发现商调霓裳曲的乐谱十八段,并记入《白石道人歌曲》。 [132-133] 

李煜伉俪情深

李煜在位期间,虽后宫嫔妃甚多,但却对两位皇后用情极深。大周后,名娥皇,精通书史,善音律,尤工琵琶,李煜作《念家山》,大周后便弹奏词调、作《邀醉舞》。李煜曾为她创作多首诗词,记述香闺韵事、儿女柔情,表达迷恋周后之情。大周后生病时,后主朝夕视食,药非亲尝不进,衣不解带者累夕。及其去世,后主又《昭惠周后诔》、《挽辞》,抒发对大周后深挚情意以及深哀巨痛的心情。 [134] 
大周后去世后,李煜又娶了周后之妹小周后为皇后。南唐亡国后,李煜与小周后一同被俘入北宋汴京,携手度过三年“日夕以泪洗面”的囚禁生活,受尽屈辱。李煜客死他乡后,小周后悲痛欲绝,不久也随之而去。 [135] 

李煜藏品故实

李煜精于鉴赏,极富藏书。宫中购置图书、画帖数万卷,法帖钟繇王羲之真迹甚多,公私藏皆印有“内殿图书”、“建业文房之宝”、“集贤殿书院”等,或为其签名、题字,或为诗歌杂言。宋军将攻陷金陵,李煜对保仪黄氏曰:“此皆吾宝,城若不守,尔等可焚之。”金陵城破后,黄氏便依旨将宫藏书画等焚烧殆尽。 [136] 

李煜死因之谜

李煜的结局,宋人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元代撰修的《宋史》和明人柯维骐的《宋史新编》等史籍都未明说李煜被毒死之事,清人毕沅在《续资治通鉴》中曾考异说:“李后主之卒,它书多言赐鸩非善终”。其中,赐鸩说记载最详细具体的是宋人王铚的《默记》,后主死于牵机药之说便是来自此书。
据《默记》载,李煜入宋后,宋太宗曾派徐铉拜见李煜,李煜对亡国颇有恨意,以至“相持大哭、坐默不言”,太宗闻言不悦。 [137]  太平兴国三年(978年)七夕节,后主42岁生日,便在住所聚会后妃,作《虞美人》追思往事、怀念故国,并命南唐故妓咏唱,宋太宗听到后非常愤怒,诸罪并罚,遂赐牵机药鸩杀李煜。 [138]  牵机药,据说为中药马钱子,性寒、味苦,对中枢神经系统亲和力强,李煜因酒后服药,酒助药性,引起全身性抽搐,最后头部与足部相接而死,状似牵机 [139] 

李煜史料记载

编辑
年代作者书名篇目
南唐——江南余载——
徐铉吴王陇西公墓志铭——
北宋欧阳修新五代史卷六十二 南唐世家第二
郑文宝江表志卷下 [89] 
南唐近事——
陈彭年江南别录 [92]  ——
——五国故事卷上
龙衮江南野史卷三·后主、宜春王
柯维骐宋史新编——
南宋陆游南唐书
卷三·后主本纪第三
卷十八·浮图、契丹、高丽传
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十五——十九
脱脱等宋史卷四百七十八 列传第二百三十七
——宋史全文卷二
毛先舒南唐拾遗记——
毕沅续资治通鉴卷五——卷九
吴任臣十国春秋卷十七·后主本纪
近代夏承焘南唐二主年谱——

李煜艺术形象

编辑

李煜文学形象

作者篇目作者篇目
杨军南唐后主李煜传姚敏独自莫凭栏—词话南唐后主李煜
刘小川李煜吴俣阳李煜:人生不过一场春花秋月
檀作文、万希李煜子庄左手李煜,右手纳兰:李煜和纳兰容若词情岁月写真
田居俭李煜传桃花潭水李煜:人生不过一场春花秋月
璧华李煜全阅读木溪无限江山,一晌贪欢-词帝李煜的悲情人生
赵晓岚林花谢了春红吴伟静李煜词传:西楼孤客的离乱江山
白巍为谁和泪倚阑干青蒿梦里不知身是客——南唐后主李煜的人间词话
绫子最是寻常梦:南唐后主李煜的人间词话丁元算来一梦浮生—南唐后主李煜的词话人生

李煜影视形象

年份影视类型剧名
饰演者
1964
粤剧
《李后主》
1968
歌唱电影
《李后主》
1983电影
封神劫
陈家奇
1986
电视剧
1992歌仔戏《玉楼春》叶青
1996
电视剧
1996
电视剧
秦风
2005
电视剧
2015电视剧大宋传奇之赵匡胤张亚希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解读词条背后的知识 查看全部
参考资料
  • 1.    概述图李煜像取自明代王圻辑,万历刻《三才图会》
  • 2.    脱脱等《宋史》卷四百七十八:煜字重光,景第六子也,本名从嘉。少聪悟,喜读书属文,工书画,知音律。初封安定郡公,累迁诸卫大将军、副元帅,封郑王。
  • 3.    欧阳修《新五代史》卷六十二:煜字重光,初名从嘉,景第六子也。煜为人仁孝,善属文,工书画,而丰额骈齿,一目重瞳子。
  • 4.    按:中国古代,谓骈齿、重瞳为圣人之相。
  • 5.    陆游《南唐书》卷三:从嘉广颡丰颊骈齿,一目重瞳子。文献太子恶其有奇表,从嘉避祸,惟覃思经籍。
  • 6.    陆游《南唐书》卷三:会弘冀卒,后主以母弟当立,而谟与元宗爱子从善同使周,相与亲厚,乃言后主器轻志放,无人君之度,因盛称从善才,不知元宗建储之意已决,更以此忤旨,乃暴其交结张峦等罪,贬国子司业,又贬著作佐郎,安置饶州。
  • 7.    陆游《南唐书》卷三:文献太子卒,徙吴王,以尚书令知政事,居东宫。
  • 8.    陆游《南唐书》卷三:建隆二年,遂立为太子。元宗南巡,太子留金陵监国,以严续、殷崇义辅之,张洎主笺奏。
  • 9.    欧阳修《新五代史》卷六十二:自太子冀已上,五子皆早亡,煜以次封吴王。建隆二年,景迁南都,立煜为太子,留监国。
  • 10.    陆游《南唐书》卷三:六月,元宗殂,太子嗣立于金陵,更名煜。居丧哀毁,几不胜,赦境内。尊锺后曰圣尊后,以后父名太章也。立妃周氏为国后。
  • 11.    脱脱等《宋史》卷四百七十八:遣户部尚书冯谧来贡金器二千两、银器二万两、纱罗缯彩三万匹。且奉表陈绍袭之意曰:臣本于诸子....臣亡兄文献太子从冀将从内禅,已决宿心...唯坚臣节,上奉天朝...然所虑者,吴越国邻于弊土,近似深仇,犹恐辄向封疆,或生纷扰...愿回鉴烛,显谕是非,庶使远臣得安危恳。
  • 12.    脱脱等《宋史》卷四百七十八:会昭宪太后葬,煜遣户部侍郎韩熙载、太府卿田霖来贡。
  • 13.    欧阳修《新五代史》卷六十二:十二月,置龙翔军,以教水战。
  • 14.    陆游《南唐书》卷三:建隆三年春三月,遣冯延鲁入贡京师。泉州节度使、中书令、晋江王留从效卒,子绍镃自称留后。
  • 15.    欧阳修《新五代史》卷六十二:三年,泉州留从效卒。景之称臣于周也,从效亦奉表贡献于京师,世宗以景故,不纳。从效闻景迁洪州,惧以为袭己,遣其子绍基纳贡于金陵,而从效病卒,泉人因并送其族于金陵,推立副使张汉思。五代汉思老不任事,州人陈洪进逐之,自称留后,煜即以洪进为节度使。
  • 16.    陆游《南唐书》卷三:夏四月,泉州将陈洪进执绍镃归金陵,副使张汉思为留后。
  • 17.    陆游《南唐书》卷三:六月,遣客省使翟如璧入贡京师,太祖放降卒千人南还。冬十一月,遣水部郎中顾彝入贡京师。
  • 18.    陆游《南唐书》卷三:夏四月,泉州副使陈洪进废张汉思,自称权知军府来告,国主即以洪进为节度使。秋七月,太祖诏国主,遣还。显德以来,中朝将士在江南者,及令杨州民迁江南者,还其故土。十二月,国主表乞罢诏书不名之礼,不从。
  • 19.    脱脱等《宋史》卷四百七十八:乾德元年,煜上表乞呼名,诏不许。
  • 20.    李后主题跋像  .历代名人图[引用日期2014-10-13]
  • 21.    脱脱等《宋史》卷四百七十八:乾德二年春三月,命吏部侍郎修国史韩熙载知贡举,放进士王崇古等九人。国主命中书舍人徐铉复试舒称等五人,称等不就。国主乃自命诗赋题,以中书官莅其事,五人皆见黜。
  • 22.    欧阳修《新五代史》卷六十二:拜韩熙载中书侍郎、勤政殿学士。
  • 23.    欧阳修《新五代史》卷六十二:封长子仲遇清源公,次子仲仪宣城公。 
  • 24.    陆游《南唐书》卷三:九月,立字仲寓为清源郡公、仲宣宣城郡公。
  • 25.    脱脱等《宋史》卷四百七十八:三年,献银二万两、金银龙凤茶酒器数百事。
  • 26.    陆游《南唐书》卷三:乾德三年夏五月,司空平章事严续罢为镇海军节度使。秋九月,雨沙,圣尊后锺氏殂。冬十月,太祖遣染院使李光图来吊祭。
  • 27.    陆游《南唐书》卷三:乾德四年秋八月,国主遣龚慎仪持书使南汉,约与俱事中朝。九月,慎仪至番禺,被执。
  • 28.    陆游《南唐书》卷三:乾德五年春,命两省侍郎、谏议、给事中、中书舍人、集贤勤政殿学士,更直光政殿,诏对咨访,率至夜分。
  • 29.    欧阳修《新五代史》卷六十二:五年,命两省侍郎、给事中、中书舍人、集贤勤政殿学士,分夕于光政殿宿直,煜引与谈论。煜尝以熙载尽忠,能直言,欲用为相,而熙载后房妓妾数十人,多出外舍私侍宾客,煜以此难之,左授熙载右庶子,分司南都。熙载尽斥诸妓,单车上道,煜喜留之,复其位。已而诸妓稍稍复还,煜曰:“吾无如之何矣!”是岁,熙载卒,煜叹曰:“吾终不得熙载为相也。”欲以平章事赠之,问前世有此比否,群臣对曰:“昔刘穆之赠开府仪同三司。”遂赠熙载平章事。熙载,北海将家子也,初与李谷相善。明宗时,熙载南奔吴,谷送至正阳,酒酣临诀,熙载谓谷曰:“江左用吾为相,当长驱以定中原。”谷曰:“中国用吾为相,取江南如探囊中物尔。”及周师之征淮也,命谷为将,以取淮南,而熙载不能有所为也。
  • 30.    陆游《南唐书》卷三:开宝元年春三月戊申,以枢密使、右仆射殷宗义为左仆射、同平章事。境内旱,太祖赐米麦十万石。冬十一月,立国后周氏。
  • 31.    陆游《南唐书》卷三:开宝四年冬十月,国主闻太祖灭南汉,屯兵于汉阳,大惧。遣太尉、中书令郑王从善朝贡,称江南国主,请罢诏书不名,从之。有商人来告,中朝造战舰千艘,在荆南,请密往焚之。国主惧,不敢从。
  • 32.    欧阳修《新五代史》卷六十二:开宝四年,煜遣其弟韩王从善朝京师,遂留不遣。煜手疏求从善还国,太祖皇帝不许。煜尝怏怏以国蹙为忧,日与臣下酣宴,愁思悲歌不已。
  • 33.    欧阳修《新五代史》卷六十二:五年,煜下令贬损制度。下书称教,改中书、门下省为左、右内史府,尚书省为司会府,御史台为司宪府,翰林为文馆,枢密院为光政院,诸王皆为国公,以尊朝廷。
  • 34.    陆游《南唐书》卷三:开宝五年春正月,国主下令贬损仪制,改诏为教,中书门下为左右内史府,尚书省为司会府,御史台为司宪府,翰林院为文馆,枢密院为光政院,大理寺为详刑院,客省为延宾院,官号亦从改易,以避中朝。初,金陵台殿皆设鸱吻,元宗虽臣于周,犹如故。乾德后,遇中朝使至,则去之,使还复设。至是,遂去不复用。降诸弟封王者皆为公,从善楚国,从镒江国,从遣鄂国。内史舍人张佖知礼部贡举,放进士杨遂等三人,清耀殿学士张洎言佖多遗才,国主命洎考覆遗不中第者,于是又放王伦等五人。闰月癸巳,太祖命进奉使楚国公从善为泰宁军节度使,留京师,赐第汴阳坊,示欲召国主入朝也。国主遣户部尚书冯延鲁谢从善爵命,延鲁至京师,疾病不能朝而归。
  • 35.    欧阳修《新五代史》卷六十二:六年,内史舍人潘佑上书极谏,煜收下狱,佑自缢死。  
  • 36.    陆游《南唐书》卷三:开宝六年夏,太祖遣翰林院学士卢多逊来,国主闻太祖欲兴师,上表愿受爵命,不许。以司空殷崇义知左右内史事。冬十月,内史舍人潘佑上书切谏。佑素典(疑当作“与”)户部侍郎李平交厚,国主以为事皆由平始,先以平属吏,遣使收佑,佑自杀,平缢死狱中,皆徙其家外郡。
  • 37.    陆游《南唐书》卷三:甲戌岁秋,国主上表求从善归国,不许。太祖遣阁门使梁迥来,使从客言曰:“天子今冬烧柴祭天,国主宜往助祭。”国主不答。九月,复遣知制诰李穆为国信使,持诏来曰:“朕将以仲冬有事圜丘,思与卿同阅牺牲。”且谕以将出师,宜早入朝之意。国主辞以疾,且曰:“臣事大朝,冀全宗祀。不意如是,今有死而已。”
  • 38.    陆游《南唐书》卷三:甲戌岁辛未,王师进拔芜湖及雄远军,吴越亦大举兵犯常润。国主遣吴越王书曰:“今日无我,明日岂有君?一旦明天子易地赏功,王亦大梁一布衣耳。”吴越王表其书于朝。
  • 39.    欧阳修《新五代史》卷六十二:七年,太祖皇帝遣使诏煜赴阙,煜称疾不行,王师南征,煜遣徐铉、周惟简等奉表朝廷求缓师,不答。
  • 40.    陆游《南唐书》卷三:甲戌岁秋,国主上表求从善归国,不许。太祖遣阁门使梁迥来,使从客言曰:“天子今冬行柴燎之礼,国主宜往助祭。”国主不答。九月丁卯,复遣知制诰李穆为国信使,持诏来曰:“朕将以仲冬有事圜丘,思与卿同阅牺牲。”且谕以将出师,宜早入朝之意。国主辞以疾,且曰:“臣事大朝,冀全宗祀。不意如是,今有死而已。”时太祖已遣颖州团练使曹翰率师先出江陵,宣徽南院使曹彬、侍卫马军都虞候李汉琼、贺州刺史田钦祚率舟师继发。及是,又命山南东道节度使潘美、侍卫步军都虞候刘遇东、上阁门使梁迥率师,水陆并进,与国信使李穆同日行。冬十月,国主遣江国公从镒,贡帛二十万疋、白金二十万斤,又遣起居舍人潘慎修贡买宴帛万疋、钱五百万。筑城聚粮,大为守备。闰十月。王师拔池州。国主于是下令戒严,去开宝纪年称。甲戌岁辛未,王师进拔芜湖及雄远军,吴越亦大举兵犯常润。国主遣吴越王书曰:“今日无我,明日岂有君?一旦明天子易地赏功,王亦大梁一布衣耳。”吴越王表其书于朝。王师次采石矶,作浮桥成,长驱渡江,遂至金陵。每岁大江春夏暴涨,谓之黄花水。及王师至而水皆缩小,国人异之。国主以军旅委皇甫继勋,二事委陈乔、张洎,又以徐元瑀、刁衎为内殿传诏。而遽书惊奏,日夜狎至,元瑀等辄屏不以闻。王师屯城南十里,闭门守陴,国主犹不知也。初,烈祖有国,凡民产二千以上出一卒,号义军;分一者又出一卒,号生军;新置产亦出一卒,号新拟军。客户有三丁者,出一卒,号拔山军。元宗时许郡县村社竞渡,每岁重午日,官阅试之,胜者给彩帛银椀,皆籍姓名。至是,尽取为卒,号凌波军,民奴及赘婿号义勇军,募豪民以私财招聚亡赖亡命,号自在军。至是,又大蒐境内,老弱外皆募为卒,号都门军。民间又有自相率拒敌、以纸为甲农器为兵者,号白甲军。凡十三等,皆使捍御,然实皆不可用,奔溃相踵。
  • 41.    《江南别录》云:钱唐悉兵来围常州,主将禹万诚固守,大将金成礼劫万诚以降。
  • 42.    宋 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太祖开宝八年》:“上怒,因按剑谓铉曰:‘不须多言,江南亦有何罪,但天下一家,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乎!’铉皇恐而退。
  • 43.    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十六:彬整军成列,至于宫城,国主乃奉表纳降,与其群臣迎拜於门。
  • 44.    陆游《南唐书》卷三:乙亥岁春(975)二月壬戌,王师拔金陵关城。三月丁巳,吴越攻我常州,权知州事禹万诚以城降,诛神卫都指挥使皇甫继勋。彗出五车,色白,长五尺。夏六月,转见西方,犯太微,六十日灭。王师及吴越围润州,留后刘澄以城降。吴越遂会王师,围金陵。洪州节度使朱令赟帅胜兵十五万赴难,旌旗战舰甚盛,编木为栰,长百余丈,大舰容千人,令赟所乘舰尤大,拥甲士,建大将旗鼓,将断采石浮桥。至皖口,与王师遇,倾火油焚北船,适北风反焰自焚,我军大溃,令赟及战櫂都虞候王晖皆被执。外援既绝,金陵益危蹙。王师百道攻城,昼夜不休,城中米斗万钱,人病足弱,死者相枕籍。国主两遣徐铉等厚贡方物,求缓兵守祭祀,皆不报。冬十一月,白虹贯天,昼晦。乙丑,城陷,将军呙彦、马承信,及弟承俊帅壮士数百,力战而死。勤政殿学士锺蒨朝服坐于家,乱兵至,举族就死不去。光政使、右内史侍郎陈乔请死不许,自缢死。国主帅司空、知左右内史事殷崇义等肉袒降于军门。
  • 45.    欧阳修《新五代史》卷六十二:八年十二月,王师克金陵。
  • 46.    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十七:乙亥,以李煜为右千牛卫上将军,封违命侯。其子弟皆授诸卫大将军,宗属皆授诸将军。
  • 47.    欧阳修《新五代史》卷六十二:九年,煜俘至京师,太祖赦之,封煜违命侯,拜左千牛卫将军。其后事具国史。
  • 48.    陆游《南唐书》卷三:明年正月辛未,至京师。乙亥,授右千牛卫上将军,封违命侯。太宗即位,加特进,改封陇西公。
  • 49.    陆游《南唐书》卷三:太平兴国三年六月辛卯殂,年四十二。是日,七夕也,后主盖以是日生。赠太师,追封吴王,葬洛阳北邙山。
  • 50.    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十九:壬辰,赠太师、吴王李煜卒,上为辍朝三日。
  • 51.    脱脱等《宋史》卷四百七十八:诏煜应朝廷横海、飞江、水斗、怀顺诸军亲属有在江表者,悉遣令渡江。煜每闻朝廷出师克捷及嘉庆之事,必遣使犒师修贡。其大庆,即更以买宴为名,别奉珍玩为献。吉凶大礼,皆别修贡助。
  • 52.    陆游《南唐书》卷三:遣中书侍郎冯延鲁于京师,奉表陈袭位。太祖赐诏答之,自是始降诏。秋九月,太祖遣鞍辔库使梁义来吊祭。冬十月,太祖遣枢密承旨王文来贺袭位。初,元宗虽臣于周,惟去帝号,他犹用王者礼。至是,国主始易紫袍,见使者作,退如初服。
  • 53.    陆游《南唐书:卷六:废朝三日,命枢密使中书侍郎朱巩持节,册赠鄂州大都督左卫上将军,谥威烈。
  • 54.    陆游《南唐书》·卷十一:尝宴内殿,后主亲酌酒赐之,饮固不尽,咏诗及索琴自鼓以侑之。
  • 55.    陆游《南唐书》卷三:张洎右谓北师已老,将自遁去。后主益甘其言,晏然自安,命户部员外郎伍乔于围城中放进士孙确等三十人及第。
  • 56.    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十六:是月,江南知贡举、户部员外郎伍乔放进士张确等三十人。自保大十年开贡举,讫於是岁,凡十七牓,放进士及第者九十三人,九经一人。(此据十国纪年。王师已至城下,而贡举犹不废,李煜诚不知务者,故特书之。)
  • 57.    陆游《南唐书》卷三:开宝二年三月,以游简言为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夏五月,简言卒。是岁,右仆射、同平章事殷从崇义罢为润州节度使、同平章事。
  • 58.    陆游《南唐书》卷三:后主天资纯孝,事元宗尽子道,居丧哀毁,杖而后起。嗣位之初,属保大军兴之后,国削势弱,帑庾空竭,专以爱民为急,蠲赋息役,以裕民力。
  • 59.    江南野史罢诸郡屯田归州县,委所属宰簿与常赋俱征。随所租入十分锡一,谓之"率分",以为禄廪,诸朱胶牙税亦然。由是公无遗利,而屯田佃民绝公吏之挠刻,获安业焉。
  • 60.    马令《南唐书》卷5:罢诸路屯田使,委所属令佐与常赋俱征。
  • 61.    陆游《南唐书》卷十三
  • 62.    脱脱:《宋史》卷478,《南唐世家》,中华书局,1974年版。
  • 63.    脱脱等《宋史》卷四百七十八:乾德二年春三月,行铁钱,每十钱以铁钱六,权铜钱四而行,其后铜钱遂废,民间止用铁钱。末年,铜钱一直铁钱十。比国亡,诸郡所积铜钱六十七万缗。
  • 64.    欧阳修《新五代史》卷六十二:乾德二年,始用铁钱,民间多藏匿旧钱,旧钱益少,商贾多以十铁钱易一铜钱出境,官不可禁,煜因下令以一当十。
  • 65.    《续资治通鉴》卷八:初,陈乔、张洎为江南国主谋,请所在坚壁以老宋师。宋师入其境,国主弗忧也。
  • 66.    脱脱等《宋史》卷四百七十八::(李煜)虽外示畏服,修藩臣之礼,而内实缮甲募兵,潜为备战。
  • 67.    《续资治通鉴》卷第八,开宝八年五月记载道:“是月,国主自出巡城,见宋师列栅城外,旌旗满野,知为左右所蔽,始惊惧。”
  • 68.    《续资治通鉴》卷第八记述道:“戊子,吴越王俶遣使修贡,谢招抚制置之命也。并上江南国主所遗书,其略云‘今日无我,明日岂有君?明天子一旦易地酬勋,王亦大梁一布衣耳!”
  • 69.    脱脱等《宋史》卷二百六十七:(张洎)因出帛书示之,乃围城日洎所草诏,召上江救兵蜡丸书也。
  • 70.    《续资治通鉴》卷八:开宝七年十二月,己酉,曹彬败江南军于白鹭洲。
  • 71.    《续资治通鉴》卷八:(开宝八年秋七月辛未)时金陵未拔,帝以南土卑湿,秋暑军多疫,议令曹彬等退屯广陵(今江苏扬州),体士马,为后图。(卢)多逊争不能得。
  • 72.    李煜画像  .历代名人图[引用日期2014-10-13]
  • 73.    谭献《复堂词话》
  • 74.    周济《介存斋论词杂著》
  • 75.    游国恩.中国文叙事:人民文学出版社,1963年
  • 76.    胡浩.李煜及其词的解读[D].华中师范大学.2013年5月
  • 77.    沈鲲.李煜及其词作的心理分析[D].东北师范大学.2006年5月
  • 78.    邹华.论李煜词的诗化[J].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年1月
  • 79.    宋·陈彭年《江南别录》:后主酷好著述,有《杂说》百篇行于代,时人以为可继《典论》。后主文集,锴为之序。
  • 80.    李煜《书述》:昔有七字法,谓之拨镫,自卫夫人并钟、王、传授与欧、颜、褚,陆等,流于今日,然世人罕知其道者。孤以幸会得受诲于先生,所谓法者,擫、押、钩、揭、抵、拒、导、送是也。
  • 81.    陶谷《清异录》:后主善书,作颤笔樛曲之状,遒劲如寒松霜竹,谓之“金错刀”。作大字不事笔,卷帛书之,皆能如意,世谓“撮襟书”。
  • 82.    宋 陆游 《入蜀记》卷二:旧有德庆堂 ,在法堂前,堂榜乃南唐后主撮襟书,石刻尚存,而堂徙于西偏矣。
  • 83.    宋·周密《志雅堂杂钞·图书碑帖》:江南后主 ,尝诏徐铉以所藏古今法帖入之石,名“升元帖”。此刻在淳化之前,当为法帖之祖也。
  • 84.    宋 黄庭坚《次韵谢黄斌老送墨竹十二韵》:江南铁钩锁,最许诚悬会 。自注:世传江南李主作竹,自根至梢极小者,一一钩勒成,谓之铁钩锁。自云惟柳公权有此笔法。
  • 85.    宋·郭若虚《图画见闻志》:江南后主李煜,才识清赡,书画兼精。尝观所画林石、飞鸟,远过常流,高出意外。
  • 86.    詹安泰.离骚笺疏李璟李煜词校注花外集笺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
  • 87.    徐铉《吴王陇西公墓志铭》:以厌兵之俗当用武之世,孔明罕应变之略,不成近功;偃王躬仁义之行,终于亡国。道有所在,复何愧欤!
  • 88.    徐铉《骑省集》卷29《吴王陇西公墓志铭》
  • 89.    江表志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4-10-10]
  • 90.    南宋·陆游《南唐书》卷三·后主本纪第三
  • 91.    北宋·龙衮《江南野史》卷三后主、宜春王
  • 92.    江南别录  .文献网[引用日期2014-10-10]
  • 93.    王世贞《弇州山人词评》:
  • 94.    胡应麟《诗薮·杂篇》
  • 95.    纳兰性德《渌水亭杂识》卷四
  • 96.    清·王夫之《读通鉴论》
  • 97.    余怀《玉琴斋词·序》
  • 98.    沈谦(徐釚《词苑丛谈》引语)
  • 99.    沈谦(沈雄《古今词话·词话》卷上引语)
  • 100.    清代袁牧《随园诗话补遗》引郭麐《南唐杂咏》
  • 101.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一
  • 102.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七
  • 103.    王鹏运《半塘老人遣稿》
  • 104.    冯煦《宋六十一家词选·例言》
  • 105.    王国维《人间词话》
  • 106.    毛泽东评价历史人物  .凤凰网[引用日期2014-10-16]
  • 107.    柏杨《浊世人间》
  • 108.    叶嘉莹.《唐宋名家词赏析》:南开大学出版社, 2006-9
  • 109.    陆游《南唐书》卷三:开宝四年冬十月,国主...遣太尉、中书令郑王从善朝贡...开宝五年...闰月癸巳,太祖命进奉使楚国公从善为泰宁军节度使,留京师,赐第汴阳坊,示欲召国主入朝也。
  • 110.    陆游《南唐书》卷三:江南宜春王从谦,嗣主第九子,后主之母弟。幼而聪悟,好学有文词...开宝中...遣从谦奉朝贡。既至,敷奏无失礼节。太祖优恩,封之为充王,赐第宅锡赉颇厚,恩及藩戚...既以家国丧亡,爵秩贬损,妃御不存,默默不自安,遂卧疾而卒。
  • 111.    《江表志》:郑国夫人周氏,起建隆二年,终开宝八年。
  • 112.    宋·陈彭年《江南别录》:城将陷,(李煜)谓所幸宝仪黄氏曰...及城陷,黄氏皆焚,时乙亥岁十一月也。
  • 113.    马令《南唐书》:后主保仪黄氏,容态华丽,冠绝当世,顾盼颦笑,无不妍姣。其书学技能,皆出于天性。后主虽属意,会小周后专房,由是进御稀,而品秩不加,第以掌宝墨而已。
  • 114.    南唐书 卷十六 后妃诸王列传第十三  .国学大师[引用日期2017-04-25]
  • 115.    《十国春秋》:宫人秋水喜簪异花,芳香拂鬓,常有蝶绕其上,扑之不去。
  • 116.    陶宗仪《辍耕录·缠足》引《道山新闻》:“ 李后主 宫嫔 窅娘 ,纤丽善舞。 后主作金莲,高六尺……令窅娘以帛绕脚,令纤小,屈上作新月状,素袜舞云中,回旋有凌云之态。”
  • 117.    陆游《南唐书》卷三:乾德二年九月,立字仲寓为清源郡公、仲宣宣城郡公。十月甲辰,仲寓卒。
  • 118.    《宋史·卷四百七十八·列传第二百三十七·世家一·南唐李氏》:子正言,景德三年,特补供奉官。早卒无嗣,唯一女孤幼,真宗愍之,赐绢百匹、钱二百万,以备聘财,仍遣内臣主其事。
  • 119.    文莹《湘山野录》:(后主)性宽恕,威令不素著。
  • 120.    《江表志》:后主奉竺乾之教,多不茹晕,常买禽鱼为放生。
  • 121.    陆游《南唐书》卷三:后主天资纯孝,事元宗尽子道,居丧哀毁,杖而后起。嗣位之初,属保大军兴之后,国削势弱,帑庾空竭,专以爱民为急,蠲赋息役,以裕民力。尊事中原,不惮卑屈,境内赖以少安者十有五年。宪司章疏有绳纠过讦,皆寝不下。论决死刑,多从末减,有司固争,乃得少正,犹垂泣而后许之。常猎于青山,还如大理寺亲录系囚,多所原释。中书侍郎韩熙载奏,狱讼有司之事,囚圄非车驾所宜临幸,请罚内库钱三百万以资国用。虽不听,亦不怒也。殂闻至江南,父老有巷哭者。
  • 122.    《江南余载》卷下:“后主笃信佛法,于宫中建永慕宫,又于苑中建静德僧寺,钟山亦建精舍,御笔题为报慈道场。日供千僧,所费皆二宫玩用。”
  • 123.    《十国春秋》卷十七·南唐后主本纪:“是岁(开宝二年,公元969年),普度诸郡僧。”“开宝三年(970),春,命境内崇修佛寺,改宝公院为开善道场。”
  • 124.    陆游《南唐书》卷三:然酷好浮屠,崇塔庙,度僧尼不可胜算。罢朝辄造佛屋,易服膜拜,以故颇废政事。
  • 125.    《江南野史》:酷信浮图之法,垂死不悟...北朝闻之阴选少年有经叶口辨者往化之...后主崇奉,谓之一佛出世,号为小长老。朝夕与论六根、四谛、天堂、地狱、循环、果报,又说令广施刹梵,营造塔像,身被红罗销金三事...囷廪渐虚,财用益竭...师徒合围,乃召小长老议其拒守...于是登城大呼,而周麾兵乃小却。后主喜,令僧俗兵士,念诵救苦观音菩萨,满城沸涌...后主复使言之,托疾不起,及诛皇甫继勋之后,方疑无验,乃鸩而杀之。
  • 126.    《五国故事》卷上:(李煜)有辞藻,善笔札,颇亦有惠性,而尚奢侈。尝于宫中以销金红罗幂其壁,以白银钉玳瑁而押之;
  • 127.    《五国故事》卷上:尝于宫中以销金红罗幕其壁,以白银钉、玳瑁押之,又以绿钿刷隔眼,糊以红罗,种梅花于其外。又以绿钿刷隔眼,糊以红罗,种梅花于其外;又于花间设彩画小木亭子,才容二座。煜与爱姬周氏对酌于其中。如是数处。
  • 128.    陶榖《清异录·说郛》卷61:李后主每春盛时,梁栋窗壁柱栱阶砌,并作隔筒密插杂花,榜日锦泪天。
  • 129.    李煜《木兰花·晓妆初了明肌雪》:晓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笙箫吹断水云间,重按霓裳歌遍彻。临春谁更飘香屑?醉拍阑干情味切。归时休放烛光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 130.    《五国故事》卷上:煜善音律,造《念家山》及《振金铃曲》。破言者,取要而言之《家山破》、《金铃破》。
  • 131.    宋·陈彭年《江南别录》:后主妙于音律,乐曲有《念家山》,亲演其声为《念家山破》,识者知其不祥。
  • 132.    陶榖《·说郛》卷三:《霓裳羽衣曲》,自兵兴之后绝无传者。江南周后按谱寻之,尽得其声。
  • 133.    《江表志》:霓裳羽衣曲,自兵兴之后绝无传者。周后按谱寻之,尽得其声。
  • 134.    马令《南唐书·昭惠周后传》 :后既病,仲宣甫四歳,保育于别院。忽遘暴疾数日,卒。后闻之,哀号颠仆,遂致大渐。后主朝夕视,食药非亲尝不进,衣不解带者累夕。后虽病,亟爽迈如,常谓后主曰:“婢子多幸,托质君门,冐宠乗华凡十载矣,女子之荣莫过于此。所不足者,子殇身殁,无以报徳。”遂以元宗所赐琵琶、及常臂玉环亲遗后主,又自为书请薄葬。越三日,沐浴正衣糚,自内含玉,殂于瑶光殿之西室,时干徳二年十一月甲戌也,享年二十九。眀年正月壬午迁灵柩于园寝,后主哀苦骨立,杖而后起,自为诔曰
  • 135.    陆游《南唐书》卷十六:国亡,从后主北迁,封郑国夫人,太平兴国二年,后主殂,后悲哀不自胜,亦卒。
  • 136.    宋·陈彭年《江南别录》:元宗、后主皆妙于笔札,好求古迹,宫中图籍万卷,锺、王墨迹尤多。城将陷,谓所幸宝仪黄氏曰:“此皆吾宝惜,城若不守,尔可焚之,无使散逸。”及城陷,黄氏皆焚,时乙亥岁十一月也。
  • 137.    宋·王铚《默记》:徐铉归朝...径往其居...李主纱帽道服而出...后主相持大哭,及坐默不言...铉既去,乃有旨再对,询后主何言。铉不敢隐,遂有秦王赐牵机药之事。
  • 138.    宋·王铚《默记》:又,后主七夕在赐第命故妓作乐,声闻于外。太宗闻之,大怒。又传小楼昨夜又东风、及一江春水向东流之句、并坐之,遂被祸云。
  • 139.    宋·王铚《默记》:牵机药者,服之前却数十回,头足相就如牵机状也。
展开全部 收起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君主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