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巴·曲英嘉措

编辑 锁定 讨论
本词条缺少概述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藏巴·曲英嘉措,著名藏画和唐卡大师,新勉画派创始人,生卒年不详,约生活在明末清初,后藏日喀则人,最初是扎什伦布寺的僧人,受业于四世班禅喇嘛,后来成为四世班禅的宫廷画师。四世班禅扩建扎什伦布寺时,任命他负责设计制作壁画与塑像,因其才能服众,技艺出色,获大师称号。随后,受五世达赖的赏识,担任布达拉宫等多处重要寺院的壁画和唐卡设计绘制,画才尽显,威望日重,被尊称为活佛。曲英嘉措同时还是一位雕塑师、木刻家、锦缎裁缝,著有《缝纫要典》传世。
本    名
藏巴·曲英嘉措
所处时代
明末清初
民族族群
后藏日喀则人
主要作品
《缝纫要典》
性    别

藏巴·曲英嘉措艺术成就

编辑
曲英嘉措的艺术创作活跃于明泰昌元年至清康熙四年(1620—1665),在前后担任扎什伦布寺、布达拉宫总设计师期间,全面系统继承了格鲁派推崇的勉拉顿珠的绘画传统,并自觉吸收了当时技法别开一面,深受汉地工笔画影响的嘎赤、青孜画风,包前孕后,创立了“新勉唐画派”,其源自勉唐派传承的造像度量严格,色彩明快,底层色厚涂,人物造型修长灵动,“兰叶描”勾勒衣饰线条,汉族绘画中民间图案,装饰性的山、石、树、云;融合嘎赤派特点的汉族绘画中的青绿山水、渲染技法中层次丰富细腻、善用灰色表现皮肤;青孜派特点的人物毛发的虚实变化,形象边线的节奏十分丰富。作为四世班禅和五世达赖的宫廷画师,其作品主要存留在扎什伦布寺和布达拉宫,曲英嘉措所推行的新勉画派,得到了格鲁派的供养,获得了政治,宗教和经济上的有力支持,左右了画师行会的发展,逐渐成为近代西藏最活跃,影响最大的画派。

藏巴·曲英嘉措艺术影响

编辑
新勉派把《度量经》作为制作壁画、唐卡的严格标准,逐步形成了佛教绘画的标准样式。“标准样式”的存在,对美术史有着十分重大的意义,新勉画派以“标准样式”的强大影响力替代或是同化了旧勉的传承,表现了更广泛的人民性。其影响面之广、历史之长,画家群之众、画作之多,都是历史上任何一个画风画派都不能相比的,其影响覆盖了藏传佛教的所有角落,覆盖了整个藏区,远播到内外蒙古、满族地区和不丹、尼泊尔等邻国。“标准样式”最出色地完成了服务宗教的职能,成为藏传佛教最具代表性的绘画样式。
曲英嘉措是一位造型能力极强,写实技艺高超的大师,所绘人物形象特征具体可感,灵魂世界呼之欲出,笔法轻松灵动传神,传达了渴望表现真实的审美要求,19世纪的一份藏文文献《画师手册》中对曲英嘉措的称赞那样:“作为美化冰川之地(西藏)的装饰物及奉献利益众生的娱眼甘露而出现的这一奇观,出自勉萨(新)曲英嘉措有代表性的艺术作品。这是使神与众生感到欢娱的节目!”

藏巴·曲英嘉措艺术评价

编辑
释迦牟尼造像,扎什伦布寺通瓦敦丹殿 释迦牟尼造像,扎什伦布寺通瓦敦丹殿
大师在扎什伦布寺和布达拉宫都留下了壁画真迹,特别是扎寺通瓦敦丹殿壁画最具特色。在这里曲英嘉措找到了自己灵性得以驰骋的自由,把虚无缥缈的神灵世界用真切可感的笔法展现,惊心动魄而又真切感人。构图中上方有嘎赤派的大量空间,下方有勉唐派的丰富繁密,主尊造型准确静穆,主尊之下的神魔小鬼,罗汉尊者,成为他施展写实才能和艺术想象的广阔天地。人物造型生动之极,神气活现,具强烈的视觉张力。
四世班禅洛桑·却吉坚赞像 四世班禅洛桑·却吉坚赞像
确定无疑的曲英嘉措的唐卡真迹是四世班禅像,画布背面有曲英嘉措的亲笔签名。这幅用金汁描绘四世班禅的肖像写实而传神,达到了与荷尔拜因李公麟相提并论的高度。班禅的形象具有十分鲜明的个性特征:嘴小鼻大,眼小微斜,五官集中。精准的线描表现了人物真实的形体关系。帽檐、领边、衣纹表现出可以伸展的空间。这幅金唐略施淡彩举重若轻,足以名垂画史。
词条标签:
行业人物 人物